arteming
Artemin gallery 創立於2020年,品牌以其為名,期望自身對於藝術的感知有如神經傳導般的敏銳與快速,並致力於尋找生活中每刻光景與藝術的連結,找尋潛力藝術家,發現當代藝術的無限可能。

Follow Us

Posts tagged "Mirza Cizmic"

Artemin Gallery | Mirza Cizmic 芬蘭藝術家 Mirza Cizmic,1985年生於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 (Bosnia and Herzegovina),這個國家位於東南歐,台灣人不太熟悉。今年38歲育有兩子的的身為父親的藝術家Cizmic現正處於術創作力如繁花盛放的階段,看他作品好像在欣賞一部又一部劇情緊湊的電影,而且內容以不按牌理出牌居多,有非常多的作品包含地獄梗,看了令人樂不可支。大家可能會覺得藝術家Cizmic這人徹徹底底就是一個冷面笑匠呀!或說,他本身是喜劇演員或喜劇導演吧? Mirza Cizmic現階段藝術上的表現,讓人很難聯想他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在戰亂中的童年究竟是怎麼渡過的。回應這苦澀的運命,他引述馬克吐溫的一句話:「勇氣並非無懼,而是對抗恐懼,戰勝恐懼。」這句話聽起來只是一種讓人過目就忘的心靈雞湯,但對他來說根本是一步一步走過的、很深刻的一段路。童年總是值得人花一輩子探索,或對人的一生留下深遠的影響。一家人決定離開煙硝中的波士尼亞,那一年,Cizmic 9歲。他的作品曾經是有關大逃亡的印象,那是如出埃及記一般的出走,以他紮實的繪畫技巧所能達到的繪畫性,融合他的人生歷練,完全具備了創作史詩的能力。但當時的他就用偏冷冽的調性去畫,沒有大開大闔、沒有哭天搶地、不對歷史做悲情的控訴。 而近年Cizmic 專注於個人小敘事。他營造劇場效果,在創作中拼貼自己幻想中的過去,把好幾種俗世荒誕情節濃縮在一起,加油添醋使之更荒謬,明明在講自己(不存在)的童年回憶,卻好像保持一個略帶批判的距離,導演出別人的故事,講出妙趣橫生的 fairy tales?作為一位父親,他現階段創作的基本思考真是單純無暇,原意只是要跟自己的孩子一起探索他們的童年,同時也藉機彌補自己童年的遺憾。但這位「導演」創作了非常多戲劇般的畫作,內容層次竟是越來越豐富。 例如本展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作品Breakfast on the Grass was never Édouard's idea是 Cizmic 向愛德華·馬奈 (Édouard Manet) 於 1862-1863 年創作的傑作《草地上的午餐》(The Picnic) 致敬。Cizmic 少年時在藝術學校大量臨摹歐洲名畫,獲得紮實的訓練,其中,馬奈是他一直以來的最愛。他在此作的構圖上仍如馬奈該作品有著明顯的前、中、近景之區別以及明暗交錯,另則他對人們日常生活隨興至粗糙的一面描繪得極為細膩,充滿活力。歷史上受馬奈啟發的作品眾多,Cizmic 此作美感部分來自馬奈 160 年前留下的遺產,部分來自 Cizmic 融合了各種幽靈元素和不可思議的情節。 他也試著用 True Bride's Chronicles、Art